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社会史是“专门史”还是“社会的历史

时间:2018-06-16 02:3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 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史研究取得丰硕,但关于中国社会史研究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却一直未能得到厘清。最为明显的即关于社会史的定位或属性问题,“专史说”者有之,“通史说”者有之,“范式说”者亦有之。时至今日,此问题仍有进一步深入探讨的必要。

  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,英国史家霍布斯鲍姆(Eric Hobsbawm)即在《代达罗斯》(Daedalus)1971年冬季号上发表论文《从社会史到社会的历史》(From Social History to the History of Society)。文中提到两个概念:“社会史”(Social History)和“社会的历史”(the History of Society)。按照学者汉斯-维尔纳格茨(Hans-Werner Oeortz)的说法,“社会史”指的是人类社会生活中的某一部分范畴,与史、外交史等相对应。也就是说,这种“社会史”研究的是历史学中的“社会”部分。而“社会的历史”指的则是人类历史的全部。这种“社会史”和“社会的历史”的区分,似乎正好对应着中国社会史学界的“专史”和“通史”之争。道理很简单:若研究者研究的是“社会史”,则无疑属于“专史”的范畴,若研究的是“社会的历史”,自然就属于“通史”了。问题在于“社会史”的“社会”如何界定?“社会的历史”研究在实践层面又该如何展开?

  逻辑地说,研究“社会史”,自然得明了“社会”为何物。然而界定“社会”的范畴却十分不易。“社会”一词,在中国古汉语中是一个十分具象的名词,有着特定的指涉对象。按照《辞海》的释义,它特指旧时乡村学塾逢春、秋祀社之日或其他节日举行的。这里的“社会”显然与今天的“社会”(对应着西文的society)截然不同。今天的“社会”,乃是一个高度抽象、边界十分模糊的词语。中国近代翻译家严复曾经以“群”的概念来对译西语的society,将英国社会学家斯宾塞的著作The Study of Sociology译为《群学肄言》,然而此译未能为中国学术界所广泛接受。现代中国语境中的“社会”来源于日语,日本学者将源于中国的“社会”一词,对译来自的society。而在的语境中,society也经历了从“友谊”或“同伴关系”到现代含义的转变。现代意义上的society,其意涵既表示一大群人所属的机制(institutions)与关系(relationship),也用来表达这些机制与关系被型塑的状态(威廉斯著,刘建基译,《关键词——文化与社会的词汇》,三联书店,2005年版)。不难看出,“机制”也好,“关系”也罢,都是些抽象的范畴,把握起来十分不易。以这些范畴为研究对象的“社会史”,难以确定其清晰的边界就可以理解了。

  事实上,在日常语境中,我们也在非常模糊、边界游移不定的情境下使用“社会”一词。当人们说“家庭是社会的细胞”时,家庭是“社会”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然而在“教育问题是涉及家庭、学校和社会的三位一体的系统工程”的表述中,又将家庭排除在“社会”之外。在计划经济年代,中国很多开办医院、食堂、学校、电影院等机构的大型企业被称为“企业办社会”。在这里,学校又成了“社会”的一部分。假如这个企业开办的医院发生了不寻常的医疗事故,引发人们广泛关注时,往往又说“该医院欠社会一个交代”,在此语境中,医院又在“社会”之外了。

  日常语境中的“社会”使用如此含混不清,在具体的“社会史”研究实践中,也存在着类似的模糊现象。每个研究者眼中的“社会”也是言人人殊,各不相同,于是各种选题都被纳入“社会史”研究的旗下,例如土地、生态、乡村教育、妇女问题、流动人口、青少年犯罪等。其实,从另一个角度看,上述选题贴上史、经济史、教育史的学术标签亦无不可。

  也许是意识到了“社会”概念的无所不包,边界含混模糊,又有学者主张将“社会”划分为“大社会”“中社会”和“小社会”。其实这无助于问题的解决,根本原因仍在于现代意义上的“社会”乃是一个高度抽象的语词,属于“想象的共同体”。有学者说,人们走到大街上,其实只能看到一个个具体的人、车、建筑物,根本无法找到一个叫“社会”的具象实体。以抽象的概念为,去找寻具象的对等实体,注定只能无功而返。这正是历史研究中的“社会”部分难以划定的真正原因,也是“社会史”研究难以清晰界定的缘由所在。那么研究“社会的历史”又该如何开展?

  以来,中国音乐的一个重要特征,是多元化的发展态势。流行音乐、艺术音乐和传统音乐各得其所、此起彼伏,也在追求互动和交融。【详细】

  相较于其他的文字系统,汉字具有独具一格的文化识别度,超越了时空、地域与方言。汉字千古不移的存在,丰富了人类文明的多样性。【详细】

  历经17年的风雨,上海合作组织已发展成为上合组织国重要的合作平台。处于“一带一”的重要合作区域,上合组织也将发挥独特作用。【详细】

  端午节,作为中国传统文化节日,不仅在民间有着赛龙舟、包粽子等活动,同时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,是中华文明瑰宝。【详细】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